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cxswwq的博客

昨天 今天 明天

 
 
 

日志

 
 

又见梦中的她  

2010-11-05 18:41:52|  分类: 情到深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篇情感故事,曾在某文学杂志上发表过,今天又被盐城晚报翻腾出来发表(http://paper.ycnews.cn/ycwb/html/2010-11/05/node_87.htm)没想到网上说今天是我生日(其实我的生日是阴历11月初5),正好这篇文字又是情感方面的,多多少少有点巧合,当然也是喜事,所以一高兴就放在博客上了。

 

 

 

又见梦中的她

作者:万群

 

那年那月。

我们部队驻守在山东济南东郊的玉皇山下,当时我就在这个部队司令部当收发员。收发员属于排级干部,主要负责全部队报纸、杂志、信件的收和发,是个美差事。

要说这差事美,美就美在轻松、自由。的确,当时一头是邮局,一头是团部,中间相连的就是我天天用驮着邮包的自行车去丈量的那条笔直的大街,挺潇洒的。可能是在那条大街上来来往往多了的缘故,街道两边不少居民,甚至有“小芳”注意了我。

记得那是个炎热的夏日,太阳火辣辣的炙烤着大地,我和往常一样用自行车驮着好沉的报刊从邮局往营房走,走着走着,突然间只听 “嘭”的一声响,把我和两边的行人都吓了一跳。我一定神,才发现自行车爆胎了,怎么办?我瞅着瘪了的后轮胎发愁,突然路边有位女孩跑过来解围道:“同志,你别急,前面就有修理铺,我帮你把自行车推过去补胎。”“好啊,谢谢!”当时我真的打心眼里感激她。

大概是一年之后吧,作为一个连队副指导员的我带着青年团员到驻地一所中学去开展军民共建活动,事有凑巧,我又幸运的遇到了她。啊呀,这时的她已经长成大姑娘了,亭亭玉立,挺惹人喜爱的。再经了解,原来她是刚被分配来的老师,名叫叶青。这位小叶老师蛮有意思的,执意要我去她的那个班级当校外辅导员。因为这也属于共建的范畴,所以我就很爽快地答应下来,随之我和她的交往也多起来了。

 又是一年的夏天,老天爷突然来了脾气,没完没了地下着大雨,导致郊区有的地方山洪暴发。这时,上级一声令下,我们部队立即奔赴第一线抗洪抢险。无巧不成书,当时我的房东竟然是小叶老师的外婆。这不,我看到她外婆家堂屋的镜框里有一张照片,翠绿的竹林中她一袭白裙,正甜甜地对着我笑呢。是的,当老人家得知我认识她的外孙女时,乐得嘴都合不拢了。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小叶老师得知这个消息后,赶了六十多里崎岖的山路,带着水果来抗洪一线慰问我们。没错,当时我又被这位可爱的她感动了一次。

逐渐的,我和小叶老师越来越熟悉。那年春节前夕,总政歌舞团到我们部队慰问演出,我专门送给她两张门票。后来,她为了还我人情,特意请我出去看了两场电影。尽管我们相处得很愉快,彼此也感觉挺有共同语言的,但有情人未必都能成眷属。

正是这个时候,我们部队接到赴南疆作战的紧急任务。军令如山,部队立即进入战备状态。小叶老师再也坐不住了,立即跑到部队提出和我确立恋爱关系,还表态说立即结婚也行。在这种情况面前,我知道军人上战场意味着什么,一旦“挂花”或永眠南疆,我怎么对得起年轻善良的小叶老师呢?!于是,我忍痛婉言谢绝了她。没想到啊,那天部队正准备向前方开进时,她眼泪汪汪地跑到我面前,把一个精致的笔记本送给我,只见扉页上写着清秀隽丽的三个字:“我等你”。

到了前线,我们部队连续打了好几个胜仗,但没想到在后来一次战斗中我因掩护战友而身付重伤。是啊,我躺在后方医院的那些日日夜夜里,心里充满矛盾与挣扎,我是多么的想念她,可自己的伤不知何时痊愈,会不会留下残疾也难说。对未来我信心不足,一次次的说服自己要冷静。对,后来经过慎重考虑,我忍痛和她断绝了书信往来。多少个不眠之夜我对着北方在心里呐喊:亲爱的叶青,别怪我的无情,我绝不能把自己的伤残强加在你的幸福之上!接下来啊,领导让我转院养了两年伤,然后又被从野战部队调到地方部队编外,接着就转业到地方工作了。

是啊,这一说已经三十多年过去了,但美好的记忆从来不曾淡忘过。多少次梦中又见那一片竹林,那一袭白裙,那一张笑脸。也许正是因了心中的那个梦,我在博客上起名叫“梦竹”。凑巧刚开博不久我就认识了一位女博友,我们一见如故。因为这位女士名叫竹,博龄96岁,博客上标的故乡为“济南市”,现居住在“竹林深处”,这叫我不由得想起了那张照片。还有就是联想她的博名,好像竹和叶、叶和青都有着某种关联,再读她的博文,还真有几多当年叶青老师的影子。于是,我在她博客上半开玩笑地留言道:本博主企盼拜见你这位96岁的竹仙?!没想到她对我竟然也是格外青睐,不久我们就成了博客好友。

我有一个自驾游的喜好,前些日子几个老战友相约一同去济南看望老首长,我二话没说,欣然接受了。说心里话,去济南除了看望老首长外,我还可以顺便会会自己的好博友,更想证实一下这位“竹仙”和叶青是不是同一个人。

 那天是个好日子,心情也好,大概自驾六个多小时吧,我们北上来到了美丽的泉城大明湖。在“湖光山色酒店”用完午餐,大伙都想休息休息。于是,我就趁这个机会,拨通了博友竹的手机。没想到竹的家距酒店只有三站路,当她突然得知我到达了济南,那高兴劲就甭提了,一再叮咛我原地不动等着她。

不一会儿,只见一位女士面带微笑走进酒店包厢,真的不出所料,她正是当年的叶青老师,是的,她的音容笑貌几乎没变。与此同时,她见到是我又惊又喜:啊呀,你是梦竹?!你不就是……好巧啊?!这时,我心里真的乐开了花,竟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握着她的手:“没错,我就是梦竹,就是你当年认识的那个……啊,没想到我们今天又见上面了,这真是喜从天降啊……”是的,那时那刻就是用最美的词汇最动听的话语也难以表达我和她相见的激动心情。

真是老天不负有心人,我当时的行动特反常,除一个劲儿向同行人讲解我和她的故事外,还积极主动地拥抱她好几次,拉住她的手不放。是啊,那一刻,尽管我们已经感受不到年轻浪漫相拥电流全身的酥麻,但至少那种纯真的情感依然还在。一个几十年的梦,梦想成真,这份美好的回忆将相伴我们一生。

啊,又见梦中的她,心中的感觉真美!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