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cxswwq的博客

昨天 今天 明天

 
 
 

日志

 
 

求婚密码  

2010-07-09 21:17:45|  分类: 往事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

        好长时间没写博文了,因为太忙;好长时间没到博友门上走一走了,因为太忙。这里,只能说声对不起,并请你吃西瓜求婚密码 - 万群 - ycxswwq的博客。本人正在考虑出一本情感方面的文集,所以就把听到的想到的看到的一些情感方面的事情,编成故事。现推荐一个给大家,不算太幽默,愿是一支冰糕,给你送点凉意。

(此文刊登在盐城晚报:http://paper.ycnews.cn/ycwb/html/2010-07/08/content_535961.htm

 

                                                               
                                                          求 婚 密 码

  一九六九年的五月初六,我对她一见钟情。一年后,我把她娶回了家。在那个“火红的年代”里,我向全县的父老乡亲们上演了一场精彩的轻喜剧:求婚密码。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那年我二十三岁,是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记得很清楚,那天是五月初六,微风习习,阳光明媚。早饭后,去看望乡下的奶奶。上车不一会儿,随着一阵铃声,车门关上,接着传来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各位旅客注意了,请准备好零钱,下面开始买票了。那声音又甜又脆,引得我忍不住抬头望去,哇,只觉得眼前一亮:跟班售票的她,身材苗条,细眉弯弯,白里透红的瓜子脸上镶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闪着一种说不出的光芒,一说话还有一对浅浅的酒窝儿,真漂亮。于是,我第一个挤了过去,她撕下一张车票递给我,还微微一笑。这对她来说本是再正常不过的工作,可是对我来说,这一笑,犹如一双无形的纤细小手,不经意间把我的心弦拨动了。车子开得那么快,本人还没从神魂颠倒的梦中醒来呢,就已经到站了。我极不情愿地下了车。

  那天是星期六,本来打算在乡下过一夜再返城,但自从在车上见过她后,多呆上一分钟简直就跟要我的命似的。于是,中饭碗一丢,就匆忙和奶奶告别。到车站,有车我也不上,专门等她那一辆。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我再次见到她的时候,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如何向她表白呢?我绞尽脑汁想好了八个字:二六一母,三机一踏。下车时我把纸条压在售票桌上,并对她报以一笑。

  后来一到星期天,我就会去坐她跟班的客车下乡,然后再陪她跟车返回县城。每次下车的时候,都是把写有八个字的纸条压在售票桌上。

  又是一个星期天,就在我往售票桌上压纸条时,突然有个威风凛凛的大汉站到我的面前,表情严肃地命令道:“你,跟我走一趟!”我惊讶地问:“你是谁?干什么?”“我是城关镇的林特派员,走吧!”我心里有点害怕了。

  到他办公室还没站稳呢,他便从后腰拔出“小枪”,往桌上一掼:“到我这里来就两句话,一是坦白从宽,二是抗拒从严。家住哪儿?从事什么职业?你那‘密电码’,不,你那‘二六一母,三机一踏’的真实含义是什么?”他这么一叫板,我反而忍不住了,扑哧一口笑了起来:“什么‘密电码’啊,那是我追女售票员的个人基本条件。所谓‘二六一母’,是向她暗示我在单位每月能拿到工资二十六元,家里还有一位老母亲;‘三机一踏’嘛,是向她暗示我家里有一台缝纫机、一台收音机、一只机械手表和一辆自行车。我姓万,叫万华,是机械厂里的一名技师……”

  林特派员听着听着,阴沉严肃的脸变得晴朗起来,还和气地对我说:“你为啥不直接向那位女售票员说已经看中了她?何必神神秘秘地写那八个字,好像反动组织对暗号似的,能不让人家误会吗?”“我在工厂里是干技术活的,平时好把攻关中的一些具有规律性的东西编成‘四六句’什么的,没想到这次弄巧成拙了。”“哈哈!哈哈哈!”林特派员越听越感到好笑。接下来他对我更客气了,除了宣布“无罪释放”外,还要让我跟他去吃饭。乖乖,当时我哪敢啊。

  事情过去了,我又神气起来了!不知怎的,接下来再跟车陪着她下乡,她还对我直乐呢。又是一个星期天,我按时来到了车站,正准备上车,结果被她拦住了。她羞红着脸,把一张纸条塞给我。我打开纸条,只见上面这样写道:今天我爸想请你到我家吃晚饭!灌河东路北胡同66号,第二排西数第二个门,不要摸错了。晚上见!看到她的留言,我非常兴奋,简直是一蹦三跳地跑回家。

  到了傍晚,我打扮一番后,一路哼着小曲来到她家。她笑着向内屋喊道:“爸爸、妈妈,小万来了!”她的话音未落,内屋走出两位老人,我抬头一看,呀,咋这么面熟呢?可不嘛,走在前面威风凛凛的大汉不是别人,正是林特派员!原来她是他的女儿啊,怪不得……我站在那里直发呆,逗得他们哈哈大笑。呵呵,见他们笑我也就跟着傻笑。幸福的笑声,很快把左邻右舍吸引过来了,好家伙,这下她家更热闹了……

  从此以后,我追她的“求婚密码“故事像插上翅膀似的,飞到大街小巷,飞到工厂车间,飞到庄户人家,成了当时人们茶余饭后的一个美谈,甚至谈出多个版本,一个比一个传奇,比我现在写的这个还要精彩呢。

  是啊,多少年过去了,我和老伴每每回忆起那个“求婚密码”,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满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